薛城房產二手房第一信息門戶
首頁>房市動態>正文

光耀地產陷破產危機 “鬼城”崩盤打響第一槍?

2014-05-11 5584人曾關注此信息

光耀地產延期交房被疑為資金鏈斷裂。百度搜索“光耀地產”顯示,網頁上出現的第一條信息就是光耀地產“由于失信已被列入國家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據了解,2012年3月7日,揭陽市榕城區的張某將1.2億元借給光耀集團有限公司,深圳市光耀地產集團有限公司、郭耀名承擔連帶責任,雙方所簽訂的《擔保借款合同》約定,借款期限為3個月,主要用于銀行贖樓以及流動資金周轉,但是借款到期后,光耀集團并未按時還款,擔保人光耀地產、郭耀名并沒有履行擔保責任,因此廣東法院執行指揮中心將光耀集團有限公司等被執行人失信信息公布。

光耀地產倒閉破產由此而來。為此,光耀地產官方回應稱:“經過連續幾年宏觀調控,公司資金層面曾在一定壓力。倒閉說法太過于夸張,但是確實有幾個樓盤出現延遲交付情況,主要集中在惠州。”

記者調查發現,因與其他企業的債務糾紛問題,荷蘭小城項目的部分已售房屋甚至被法院查封,合計共有32套房屋。“開發商無法支付建筑款和材料款,不得不將房屋抵押。”多名業主發現自己購買的房屋處在抵押狀態。

亞太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認為,百強房企的光耀地產部分樓盤停工與延遲交付,都表明了中國房企資金鏈告急的信號。“光耀地產早已患上了‘資金饑渴癥’,為了迅速回籠資金,光耀地產在惠州的其他在售樓盤都或多或少存在‘抵押工程款’的房源,以及對旗下在售樓盤均進行不同程度的降價促銷。”

光耀地產出現兌付危機已不是第一次。2014年2月10日,廣發財富(北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官網發布的信息,天合建筑基金“因項目應收賬款的回款速度不如預期”出現兌付危機。根據媒體報道,天合建筑基金的應付賬款支付方、借款人、有限合伙管理人、擔保方均為光耀地產實際控制人郭耀名的關聯公司。

光耀地產董事長郭耀名今年3月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我們的擴張并沒有資金優勢、品牌也還在不斷打造中,所以項目策略就是打別人做不到的市場。

此次“破產傳言”發生后,郭耀名對媒體表示,光耀的“缺錢”源于“光耀這幾年的發展方向和戰略出了致命差錯。” 郭耀名稱,光耀曾兩次嘗試通過重組上市,第一次是2011年收購新都酒店想借殼上市,3年投了10億元;第二次是進入礦業,想通過礦業來重組上市,花了2億元買了兩個礦;但最后,兩個方案都告失敗,從此光耀的資金鏈也開始繃緊。

對于資金缺口,郭耀名坦言差3億~5億元,“只要能找到這筆錢,光耀就能緩過來。”同時,郭還表示,目前光耀的資產還有90億元,都是有形凈資產,包括土地儲備和在建項目,如果銀行支持,不至于資不抵債。

“鬼城”空置

光耀地產的崛起基本上踏著三四線城市城鎮化的步伐,可以說成也城鎮化敗也城鎮化。目前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均出現了危機,光耀地產的大本營惠州同樣不可避免。

光耀地產爆發危機的地點就在三四線城市惠州。有關媒體報道,毗鄰深圳和東莞的惠州,盡管身處珠三角核心城市群中,但卻是投資者公認的“鬼城”。

惠州是同時與深圳和東莞兩城市接壤最近的城市,屬于珠三角區域衛星城概念,分惠城和惠陽兩個區以及大亞灣開發區,另有3個縣。

離惠州惠陽汽車客運站只有幾分鐘距離的光耀城,體量達100萬平方米。中原地產的統計顯示,深圳投資客占銷售客戶比例超過九成。“目前光耀城入住率僅30%,深圳人過來居住的占比較少,讓惠陽區乃至惠州都成了鬼城的代名詞。”

目前,在惠陽區大體量的樓盤很多。如中信新城460萬平方米、星河丹堤220萬平方米等。惠陽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3年常住人口為58.75萬人,其中,城鎮人口為43.89萬、農村人口為14.86萬人,城鎮化率為74.7%。從2009年后的5年內,常住人口只增長了3.6萬人。

房地產成為惠州的投資和財政的主要來源。介于此,在光耀地產多個樓盤發生逾期交付后,地方政府承擔起維護光耀地產穩定的工作。“在光耀地產反復違約的情況下,地方政府仍然要求業主要對光耀地產有信心。”一業主告訴記者。

郭耀名為廣東汕尾陸豐市人,做事低調,光耀地產也是惠州第一個走出去的本土房企,十年來的擴張速度令業界咂舌,幾乎創造了惠州本土成長型房企的神話。該公司2012年實現銷售金額為60億元,2013至今的銷售數據未予披露返回薛城房產網首頁>>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体彩61中奖走势图